永无之人

© 永无之人 | Powered by LOFTER

大概是想求救吧。
我的痛苦太多了,求求你听我说说帮我分担点。听我说说吧。夸夸我吧。实在不行,别说我差劲吧……

我绝对是不想死的。
因为我的认知里,生活是可以很快乐的。为自己进步而过活的人闪闪发亮。像乌鸦喜欢亮晶晶的东西一样吸引我。所以最近我的想法里,我绝对是怕死的人。我怕针和刀和尖锐的东西,害怕爆炸的血液,害怕病痛,害怕皮肤撕裂的伤口,害怕窒息,害怕病痛……

所以我应该不会实践自杀这种事情。

我一万次一百万次一千万次的埋怨的是【我为什么不消失】
我当然也咒骂过自己为什么不去死。但是我很自私的,我希望自己死掉之后能抹去存在证明。比如家庭亲友对我的印象,我种的花永远不会开,我留下的草稿纸会被泡烂在水里,我打下的这些用来发泄的文字会404找不见。这样就好了。

好想见见医生哦。请他给我开点药在我焦虑苦闷的时...

人都和我想的不一样。
就像我以为那个会心疼我的母亲最后也在心疼说自己养我是在恩将仇报的让我滚蛋。
所以我觉得我应该做一个无赖。

在哪里都没办法立足,离开了又没办法生存大概就是这种存在吧。反过来我的父亲倒是在担心我的思想会不会使我去犯罪。我觉得并不,因为我只觉得我聪明。我只想让他们夸我,让他们觉得我可能做到这样,能想到那种事情,想让他们赞同我的思想……夸夸我是一个聪明的孩子。

事实上我并不聪明,我只是想了很多无关紧要的事情。走进单元门的一瞬间我的想法是【我怨恨那一扇门】因为没有人迎接我回家。

开始疯狂砸门的最后一个想法是如果我准时买到想要的东西的话我就安安静静的敲门吧?
然后没有,我更加怨恨起这...

喜欢一件事,为什么不说出去呢。表达我很享受的感觉,表达我很愉快的心情?
【大概是因为我的感情无关紧要说出来吧?】
表达出来吧?你也很想让那个愉快事件的创造者知道自己的想法吧?和他告白吧?和他说话吧!你喜欢这样!告诉他!你会开心的!
【告白吗?我尝试过啊,那些人和我说了谢谢喜欢,我很感动,很感激他们给我回复,就像我感谢他们给我带来快乐。然后我开始恬不知耻的想继续给他说下去,我喜欢你的这里,我喜欢你的那里,我喜欢你的想法,我喜欢你的说话方式,我喜欢你的画,我喜欢你的念头……我的喜欢对于一个我崇拜的人来说多么的渺小啊,但是我知道这个感情对我很重要,我常常逼迫自己,你这么喜欢,给他们一个评论吧……这时我又犯...

我现在非常紧张。好紧张,好紧张

很烦。
想呻吟。想装病。

我认为我做了无懈可击的防御。
像是自己说自己是没用的人啊,自己觉得自己差劲啊这种,不断的说给自己听。这样当别人这样说我的时候,我以为我可以顶得住。希望自己能在那时无所谓的笑笑不在意。

自己对自己说一百次【我不行】和别人对我说一次【你不行】的感觉差的真的太远了。
那几个字传到耳朵的一瞬间就爆炸开来,脑子当机,然后厌恶的话从四面八方涌上来,像是把我那一百句【我不行】都点着了一般。根本抵抗不住。

哭都忍不住。自我厌恶的念头停不下来,与其说可怕其实只是痛苦。好像闸门被打开一样,脑子里过的画面都是那些【我不行】【我没做到】【我做不到】的事情。
然后伤心的跑回家里。

我不行
做不到的
放弃吧不可能的
我好没用啊...

19岁过去了。

希望20岁的时候能够开心起来哇。
要减肥了我大概这么想。变得好看一点大概就不会不自信了。
书也要接着读起来,要会更多的东西。

我这样想着。

晚安。

就,就这个号吧他是不是看起来有点吓人

发布的东西可能会给大家带来不适或者困扰。
并不是害怕被打扰只是觉得那些话给你们看到会不会给你们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

所以 @HosHiro
如果想找我玩的话去↑这个号和加我qq啥的。

打扰到你们或者让你们为我担心了很抱歉。

大概是我自己把自己的路塞住了。
我一贯的想法是【闭嘴】

只要不和人说话的话别人就不会讨厌我。

没有人和我说话,也没有人知道我,没有人来找我。
我自己把自己变成了一个说不出话来的人。

这样啊。

我应不应该难过呢。

这是第100条lof。

【我现在大概只有一条路可以走了】

变成那种,令人向往的,那种厉害的人。
这样就可以交到朋友了吧。
会有人过来和我搭话了吧。

加油啊

我是,什么时候就拥有这种感觉的。

大概是我在无数个社交平台上开了号吧。
除了空间,没有别的地方敢说自己的话。
我有微博,有推特,有lof,登录过各种网站。但是很奇怪

我找不到人说话。
我可以一天在空间逼逼十条二十条。列表的对话都是五天前三天前这样子。

很多年前我常说【谢谢你发现了我】
好像现在也没变。
好羡慕那种两个人小窗聊天互相挂来挂去的发个图片带个表情就能99+的人。这是什么样的天赋啊。

突然好想交朋友。

【非常的抱歉,您还要再这继续待着。】

非常的抱歉。
不能出去。

因为要走远。

【你是国王啊,从这里走出去之前,就请你。改变吧。】

变成你喜欢的样子,变成你希望的样子,变成不会走到最坏结局的样子。

我小时候就把你关在那里。
请你再待一会儿吧。
因为我重新开始了。

说起我的智障。

起码直到现在,我都非常非常的喜欢她。

就是想和她在一起的喜欢。

我非常想设身处地的去关心她,给她喜欢的东西,想见她,想带她吃好吃的,想请她喝好喝的奶茶。想看她画画想和她一起画画。想和她上同一个学校,想送她回家,她生病了带她去医院,县中太破烂想让她来城市,和她互相安利,就算谈人生也没关系奉陪到底……

完全做不到。

从初中就认识到家庭的差距,家里人观念的差距,性格上的差距,这些仿佛都不可逾越一般,我和她的想法都不会被接受。我真的在尽我的所能给她意见,从初中的很多的谈人生的夜晚就明白的【做不到,不可能,不存在的】

想带着她私奔。

维持了快一个星期的良好作息在这个点敲会儿。

最近开始画画了,不是很专业的画画你知道的我并不喜欢专业课。

拥有新墙头是一个让人振奋的事情。但是很遗憾的发现我仿佛有社交障碍。

长期自卑所以不愿意表示自己,完全的性格障碍,扩列不行,看起来好厉害的人扩列了我好想认识他们但是不敢去选择加好友的选项甚至都不敢去找一个同好群,我也想展示自己的作品给别人看,就算他们是敷衍的和我说好看。我也愿意。

我在想怎么保留这个账号的同时去准备一个新的账号。
健谈一点,所有喜欢的东西都去评论一下。希望得到回复。也算拉近自己和别人的距离吧?

觉得好难。
画画好难。
和人交往好难。

有没有和我玩呀……

心里想着来这场演唱会的人都是被他拯救的吧。

灯光“怦”的一下亮起来的时候眼前一片模糊。
太闪耀了,太耀眼了。

进到会场之后就憋着一股想哭的冲动。
我见到他了。

开场之前我听了【one man live】和【迷迷】

嬉しい时は涙を流すものはなーんだ
快乐之时流下的眼泪叫什么?
それは光っていた
这是光在照亮
见上げると光っていた
抬头可见的光芒
眼の前に降ってきた
在眼前耀动
それはまるで それは
君は 这就仿佛 这就是 你像
内侧から见たそいつを仆は知らないけど 内心望去我对这家伙一无所知
外から见たそいつならよく知っているから 外表看来我对这家伙无所不知
半分しか知らないままに答えを出すのは
就这么半知半解地交出答案
なんかすごくとても あまりに 勿体ないから
好像十分地非常地也太过可惜了
外からずっと见てた仆の话を闻いてよ
听听我这个守望者的心声吧
一番近くにいた仆が见てた君は
以最短的距离凝视你
それは 君は
这仿佛 你像
真夜中に架かる虹のように
深夜架起彩虹
昼间に辉く星のように
白昼闪烁群星
夏に降り注ぐ雪のように
夏日骤降吹雪
それは それは 新しかった
那样地 那样地 前所未有
—————————————
今に駆け出しそうなその梦が (现在即将奔驰而出的梦想)
世界に押しつぶされてしまったら (如果世界将它击碎的话)
仆がアンプを持って向かうから (我会抱着扩音器赶过来)
君は君の心を握ってて (你只要握着你的心就可以了哦)
その入り口にケーブルを挿して (在那个入口插入数据线)
ゲインを目一杯まで上げて (让信号能量满格)
歪んだってそんなの构わない (爆音刺耳也没关系声にならない声を聴かせてよ (就来拥抱这失真的声音吧)
その鼓动はどんどん上がってく (这律动源源不断地上升)
ラストに向けて曲は上がってく (让曲调沿着极限跃进)
走ったってそんなの构わない (暴走也完全没有关系)
その全てが今 君の歌になる ( 此刻将全部成为你的歌)
このまんまるい地球を客席に (这个正圆形的地球客座席)
君は君自身をそのステージに (你立在属于自己的舞台上)
そこで掻き鸣らされるその音に (在那里弹奏着的那个音源)
鸣り止むことない拍手が响く (回响着永不熄鸣的掌声)
君は広い客席を见渡す (你放眼无边的客座席)
远く后ろのほうに目を向ける (视线望向遥远的后方)
一番后ろで拍手を送るのは (最后一排传来的掌声)
地球を一周して见た 君だ (就是环视了地球一周的你)

写过这样的歌词,然后他就来了。像这样的歌词一样给我们唱歌。

周刊少年的时候从后背闪耀的光。
太好看了。
又好像被他拯救了。

回来叨叨,我还有这个地方。

怎么说呢,又要考试了。


你懂我并不是害怕。


说的好听一点,我这是安定的接受事实,看空一切,心如止水……

说的难听起来,就是我只能自暴自弃。


当然啦,我自暴自弃了很多很多年了,不差这一会,不差这一次。

【大家欣慰的等着我坐上最后的位置。】

【你这么差,好厉害啊】


我第一年初中的同学开始填写高考报名表了。

他们好像在我很远的地方,明明和我曾在同一个教室里上课。我在上他们初二的时候还常回去看他们,踩着周五的放学铃声。

初三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们了

我的初三他们已经各奔东西去了高中,远远的,差了很多很多的时间。

如果我就一直窝在那种地方长大的话,我会是什么样子呢……

你懂这些事不会有答案。...

不知道自己什么脾气。我现在特别,不想去学校。


坐在教室里连手脚往哪里放都不知道,虽然坐在第一排,我觉得课堂离我很远。


这不是当然的吗,课堂也是我融不进去的一个地方。

不需要不爱学习的人。


就是特别难受。

同时也特别的伤心,难过自己什么都干不了,悲伤自己什么都做不到


【找一件只有我自己才能做到的事情】这种鸡汤炖出来给谁喝,也就是说说算了。


最近一段时间天天翘课,我觉得一个人真好,一个人真好


我明知道我当了一个废物很多年,我觉得我应该很习惯这样半吊子的情况。但是我还是会因为一事无成而自责,总结出【我是一个垃圾】这样的结论之后无限的放置自己……


怎么办啊这种情况...

每次翘课都有那么多的愧疚感。


我和别人不一样了。

我因为一点小事就在家待一天。睡觉睡觉和睡觉……

虽然在教室里也这样。


我是不是越来越没用了呢……

越来越没有希望。


【医生,我找不到我的发动机引擎……】


我曾经想过,就算是考试最后一名,我也是有作用的。比如我给倒数第二的人搭了一个台阶。让他想着还有一个我不如他,他应该会开心一点……


这是我长时间安慰自己的一个借口。强词夺理的表示我还有那么一点用处……


思考陷进了一个泥潭,悲伤的喘不过气来。

我觉得不定时的到这边把自己骂一顿也算是我看起来还有救的一种表现吧。


我想好。想努力。想学习……


大概我会有这样的想法吧。


然而我是坐进教室就开始烦躁的人啊,抱怨抱怨和抱怨。

我自己都受不了自己。

越来越觉得最近听啥都带刺。让我觉得这是错觉好了。


还是原来的那个想法,所有人还是都不要和我玩好了。

我不需要朋友。


与其后来莫名其妙的厌烦感,我宁愿没人在开始的时候对我伸出手。现在的这种感觉相当的不妙。


非常的,令人难过。

事情过了两天我过来检讨。


我是真的没当回事。

反而有一个疑问。


高度要求这种事情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我永远都先认错,因为我一直没做好。就像我好今年前想的事。到底是和大家一样的好呢,还是自己玩自己的呢……


先入为主的是一个罪人。


一个很小的抄作业的问题,一个班主任和一个主任一块儿质问我。我真的只是想弥补我缺课的作业,早上没撒出去的气全在我身上。大家都很开心。


然后我把我的想法说出来了,一个怎么样人渣的老师会当着大家的面说

【这真是天大的笑话。】


你笑啊。

你笑啊。


教育者的素质和态度,所以圣职者都是少数。


反正你们开心就好。再早些年,我倒是遍地见...

我又变得不愿意去学校了。


如果说之前的这种情况是因为我觉得学校没有乐趣,没有人知道我在关注什么。在同学之间没有话题,生硬的县中风气……怎么样都觉得,太辛苦了。


现在的话,我只是想跑。

如果欢笑的日常是建立在【以我为话题】之上的话,我真的会生气。


我并不是温和。只是觉得因为自己会被别人说的那些不足而去和大家撕关系,那真是太对不起大家了。


因为是一个窝囊的我,所以谁都可以说。


因为大家都是好孩子,所以不管怎么说平时的嬉笑日常也是和大家一起玩出来的。既然我都已经那么开心了,那么别人拿我开玩笑也是完全可以接受的。


可是就算是这个样子

还是求求你们,离我远一点……

需要一个...

在面对一件我不乐意的事时我选择用最大的可能去钻空子。

比如画画。


在这种时候觉得画画多好啊,画画多棒啊。


我总是首先把逃避放在第一位。因为有些事情我没有信心去面对。

我真的能好好学习吗?

我真的能好好听课好好做作业吗?

我真的能努力起来吗?


若真的让我回答这些问题,我一定没有底气。

我也曾自信满满的觉得自己努力起来什么都能做到。

其实我什么都没做。


我连努力都不会。


【如果长时间不去用尽全力做点什么事,恐怕你已经忘了竭尽全力是什么样的感觉】


觉得自己从来没有努力过,真的,所有的日子都是得过且过,没有努力,没有挣扎。


觉得自己就像个废人,连个坚定的意志都没有。又或者...

理解しがたい異質なイデオ はみ出し物の孤独な闘争,难以理解的不同性质的意识形态 排挤物的孤独斗争

それよりも悲鳴上げる心 自分対世界の様相,更重要的是嘶吼的心 自己对抗世界的摸样。


每年过生日的时候都以为自己已经十八了……

其实并不,今年还差一岁呢。


今年的生日找了几个平时玩的好的人出来吃饭。几个姑娘在居酒屋里喝酒,度数不高但是梅酒很好喝。吃的是寿司和火锅,怎么说呢,感觉很不错吧。


就算每年都在思考【为什么要被生下来】这种问题,却过完了一个又一个生日。想想又漫无目的过去的一岁,我也真是个庸人。


在一个融不进去的氛围里如果能画画的画那就再好不过了。


画画并不是困难的。对于这个观点的答案我只能说是因为喜欢。

【只要不让我学文化什么都好说】

简直是在祈求了


这时候就会出来反驳了。

【没有文化你的美术也并没有什么用】

是啊,是啊。


但是啊,我觉得我想心甘情愿的做事。


想撞坏笼子跑出去。

发现了矛盾的地方。


平时如果把摸的小鱼发出来的话,其实会得到不少人的喜欢。

即使是客气的赞扬,起码是有表现的。


可是奇怪的地方在于,经常有人在我画画的时候扒在我的边上看,看着看着,说说这里说说那里。

区别好像不大?就像是点赞变成了评论?


怎么说呢这种滋味……


因为在网络上被人表扬的比较多,渐渐的可能会认为自己画的不错吧……让我用这样的想法再说一句。其实上确实没在三次认识的人里找到几个画画比我好看到哪去的……


【这样想太自大了吧?】


这就又是我的错了。你怎么可以这样想呢?别人画的不好我也不能说啊不是吗。说了不会变成嘲笑吧。你自己画的多好吗,不过如此啊……


思...

我一直都蛮嫌弃自己的。


没办法啊,我捏着纸笔画着儿童画,怎么能在别人面前抬起头呢?


自信什么的要怎么拿出来啊。力量要怎么使出来?努力不是理所当然的吗,你怎么能不会呢……


因为做的错事太多,我会自己在脑海里把想到的背责怪的话先自我演习一遍,好好的把自己先骂一遍,然后再被骂一遍。后来发现,其实别人并没有我自己想的训斥得那么狠。然后自己就安下心来。我从不反驳错误。好好认错算是我的特长……这么想也算是牵强。反正都是我不好,你们开心就好,开心就好……


我一点成就感就没有。所以看什么都很淡,反正都不是我的,反正都不会是我


再不前进的话很快就会被追上。我真的甘心这么别人甩到后面...

汚れきったこの道は,もう変わんないよ呜呼,人生って何なのって,わかんなくても生きてるだけで,幸せって思えばいいの?もうわかんないよ バカ。


忙完了。


虚荣个什么劲儿啊。


醒醒吧,拿笔画画这种事早就没人会羡慕了,


我已经,没有可以拿来优越的东西了。


所以算喽,没有什么意义。

什么都做不到,像个废物一样依赖着空气水和食物度日。


我一直都是这么没用的人,我会随时提醒自己的……躲避是没用的,没有的……


(笑)

说不上话。


我觉得我有好长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这种感觉了。上了高中找到了几个啥都能聊的人,说什么话题都能讨论起来,有时候甚至觉得自己话多。


今天在画室的时候突然就又体会到了这个滋味。


开始觉得自己涉足的区域并不广泛。但是这也是理所当然?


然而事实是,大家都在避开我能说的一些话题。


比如说画手,比如说画具,比如说唱见,比如说我厨的一些……


如果说喜欢就想了解全部的话。我并没有错误。


我把一个唱见当成【他唱歌我最喜欢】的那种人,其实我也没错。我把一个画手说成【我最喜欢他的画】的这种人,好像也没什么不对……


我不看电视,很少认识明星,不听华语流行歌曲,听不...

我想到最后,我还是应该去当一个中二大魔王。


一年,两年之前。我跌跌爬爬开始画画,并不是多么喜欢,因为没有朋友,我又不认真听课。睡醒了的数学课我就拿纸笔出来画。


当时画的东西,除了难看之外,大部分都透着孤独的味道,我觉得这个我的心态有关……


那简直是我最中二的一段时间,厌学,厌世,叛逆又任性,想死和无理取闹。

现在看着当年的微博也是觉得羞耻和好笑,还有一种难受。


我特别喜欢我那段日子里的画。但是我现在怎么也画不出来。


我现在把我的日子混在铅笔屑和调色板里。画不了自己想画的东西。


我好难受。

最近总是有的没的想到很久很久之前的事情……


比如小时候被家里人送到别人家养着,小时候被逼着弹钢琴的事情,小学被老师拎到讲台上大骂的事情,在老师办公室里补作业被其他老师当成垫背的事情…………


并不是特别记仇但是既然想起来这么多事,我觉得我长成这样特别难得。


我很久没有听到别人说我【另类】说我【有个性】


第一次听的时候还是沾沾自喜的在小学的数学课上。

老师让我出去罚站,我头也不回的出去了。然后老师就在班上说我是另类。


现在想起来啊,我都有点喘不过气来……


【在你能力达不到一定层次的时候,你根本做不到鹤立鸡群。远离了群体你就是傻逼。】


对吧,对吧……


只...

速溶性脑洞

有的没的都是我脑宇宙中的一部分星系。

容我慢慢将他们扩大。


1/


用头脑思想的人和用心脏思想的人。


托比拥有两个意识。因为他把他的头和身子分开了。脖子中间有一道巨大的断痕。

有脑子的头部同时也拥有嘴巴,嘴巴表述着托比脑袋的想法。这是一个自私的脑袋,他用语言伤害别人。他说别人的不对,又没办法对人指手画脚。因为他并不拥有手脚。


托比的身子是个安静的身子。我并不想解释他为什么走路不会撞墙撞树,托比的身子并不是瞎子,他可以到达他想去的地方。托比的身子并不能说话,他比划着动作尽力去表达感情。思想通过心脏变得柔和。托比的身子是温柔的身子。


托比的身子总是抱着托比的脑袋。他们都是托...


「空が绮丽だね。人は悲しいね」

对不起。对不起。


挣扎的思想有一千种,最后还是自己被自己堵住话头。

我啊。觉得只要不戳到底线,稍微的不如意啊都是可以忍的。


语言就像是刀子,我说话常常不过脑子,觉得不能伤害别人的我费劲了心思想当一个哑巴。


现在我又想当个聋子。

真是一叶障目


【要是听不到别人的话,不在意别人嘴里的这样和那样的我。】


就好了。

对自身的看法。


我相对自我独立。在不打扰别人的前提下最大限度的自我放松,很少约束自己。

利己主义其实也算不上,我没想过害人。


我觉得适当的自我满足没什么关系。别人有的东西我不缺我就没有问题,并不会自主的想要更高级的同类品。毕竟我的日子过得糙糙的,也美好不到哪去。


有的时候我也只想表示【我知道了但是我不会采纳你的建议。】


但是为什么如果不采纳就像是得罪了一样,作为不能够独立存在的人类种群,虽然看人不顺眼的地方有很多,但是我绝对不会在外貌方面和别人逼逼。


每天想着为什么我的脸上会长痘痘,长了痘痘要用什么样的护肤品 balabalabalabalabalabala...

我也就觉得这是命。


如果是机器的话加上润滑油不管多久都能不停的运作。如果不会坏掉的话就停不下来。


我早就该过了盼放假的年纪,期末考试之后也并没有一个长假等着我,反而会更加辛苦的上课。


我现在难受的流眼泪也只是抱怨着别人的愉快日子和我排的满满的暑假。


【你根本就没有暑假。】


这真是太恶心了

但是到最后这也就是【你弱你有理】的言论。


成绩不好活该补课。


对吧,对吧。


我受不了了。我疯了。

对待不同的人我需要不同的态度。


越是喜欢的人我越把持不住。

因为像我这样的家伙如果熟络了的话一定非常的令人讨厌。


之所以想当个哑巴是因为言语是交际的第一步。


我对谁都尽力的保持初心。但是随着不断的增加话题,我的思想,情感,生活就会流露出来。


会被别人知道我是【这样的人。】


就是这样,我才特别想只要一个人。只要孤单一点,我就不怕祸害别人。

不想那些有的没的。


再没有出息的一天也是一大早起床和大晚上的回家。

有人说我是一个没有【负能量】的人。


瞎讲。


我才不会对所有人都怨天怨地的,痛苦只要留给自己就好了。

微博突然有了一个新粉丝。


快一年了。我眼睛里突然就进了瓜瓜。


瓜瓜开始玩刀了。


瓜瓜这个人吧,大概是我的一个初心。

和她玩的那段日子是我在圈里混的最风光满面的日子。


这么就觉得自己特别对不起她。

最近常常在生活里随便找人谈人生……


谈来谈去也无非是近况问题,讨厌的人,和未来的路。


已经有好多人问我

【你为什么不好好学习呢……】


我已经接受了如此废物的自己,我干什么都不优秀,不努力又任性,成不了事……


【因为我觉得,成绩越好,责任就越多。】

【因为我觉得,如果我努力了却得不到好回报,我会比我没有努力得不到回报难过上一万倍。】

【因为我觉得,我这样的人已经拿不出任何东西去参与比较和竞争了,这样蛮好的。】


随便胡扯了几句。因为道理我都懂……


努力是为了自己好这件事情我也懂。


当思考饶了一大圈回到这个【都是自己不好】的原点的时候,我突然就觉得自己根本不能对这...

大概是结束了人生的第一稿。


以后一定捏准了自己的斤两再去接……

在查济颠簸了六天

黑瓦白墙青山绿水,好一个安静的地方。


但是呢,但是呢。

临走之前觉得这次写生自己回来之后一定能小有成就,其实并不。


【安静的 】坐下来  【画画】


要求其实特别高……


第三天我就被毫无进步的自己唬住了。


自己这些天下来到底在干什么

画了什么

…………


一点出息都没有,一点出息都没有……


我又没有资格不服气。

都怪我。都怪我……

我不争气,不努力,就这样。


好累……好累……


画稿……画稿……画稿……

有点难受。


其实平常心就好了,心里只要想着看看自己就好了。别人怎么样都无所谓,都无所谓。


是的我之前都是这么想的,我从来不在乎我自己和别人的成绩。我成绩差我不努力,所以我在这个问题上从来都是对自我厌恶……别人成绩好是应得的,和这个不努力的我没有关系,羡慕归羡慕时间长我都会习惯的。


既然讨厌就离的远一点,这种时候就特别想打当初天天和别人刷好感度的自己……


少说话对谁好